I will be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line.

浮生如梦【风白/逸君,重生】

对于这么多天的消失非常不好意思,因为一些学习上的问题。当然还有我自身的懒癌在不断拉扯着我。我还是这么慢吞吞地憋出一章。过渡章写的垃圾的不行,希望不要辣到你们的眼睛。毕竟我自己被辣到了。我以后会尽量常更。Maybe。

 

 

风天逸急匆匆地回了南羽都,没有通知皇叔,因为他知道自己不管做了什么,皇叔总会知道。自己上一世没有早一点领悟到皇叔的良苦用心,以为皇叔与雪凛狼狈为奸,然而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他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蠢。以前有多么地恨,如今就有多么地悔。

然而这一世不一样了,上天给了自己又一次的机会,太多的遗憾与离别,这一世,风天逸绝不会再让它重演。

然而风天逸回到南羽都并没有直接去拜访皇叔,而是先去了藏书阁。算算时间,自己仍与皇叔处于水火不容的时段,如今就这么与皇叔和好反而会打草惊蛇,雪凛这颗毒瘤不得不除!

而藏书阁也确实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陛…陛下!您屈尊于藏书阁,臣…臣实在是不胜惶恐!”南老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敢问陛下有什么需要?臣…臣一定鞠躬尽瘁!”

“得了得了!本皇今天是来找几本书的。”风天逸扬了扬手,示意跪在地上的南老赶快起来,“我记得,羽族的藏书阁里有一本《九州人族史》,是记载自九州开创以来人族所发生的所有重大事件,这本书如今在哪?”

“陛…陛下?难道您忘了?这书从您十岁那年开始,便由您亲自保管,如今大概在您的殿里。”南老抬头疑惑地望着风天逸。

风天逸自己也有点惊讶,十岁那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开始关注人族?白庭君耳后的星流花印记又是怎么回事?所有的一切都深深困扰着风天逸,他已经等不及想知道真相了。风天逸一句话没说就离开了藏书阁,只留下南老一个人疑惑不已。

几乎是跑的,风天逸赶回了自己的殿里。在平时自己写字的地方翻翻找找,却怎么也找不到那本书。却找到一个黑漆漆的匣子,匣子挺大的,貌似,正好可以放下一本书。风天逸带着希望准备打开这个匣子,却被上面的机关所难住。那是一把锁,没有钥匙扣,只有三个凹下去的方格。

这是什么?自己之前还曾在这个匣子上布上机关?那就说明这个匣子对之前的自己十分重要!但是,那三个空格又该填什么呢?

难道是自己的名字?风天逸半信半疑地填入,匣子却没有半点动静,但是仿佛有什么声音在匣子内部。输错了会自毁?自己之前居然还设了这个机关?!风天逸简直想抽之前的自己一巴掌。

“等等等等,让我想想。不是我的名字,难道是丫头的?易,茯,苓,嗯,三个字刚刚好。”风天逸再次填入,锁没有半点反应,倒是匣子内部的声音越来越大了,甚至还有点晃动。

“又错了?该死的到底是什么!”风天逸一拳砸向桌面,“冷静!冷静!仔细想想,庭君现在的星流花神印记,之前我是星流花神的命定恋人。如果,如果庭君八岁那年遇到的不是丫头,是我呢?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十岁那年开始关注人族的原因!”风天逸简直想为自己的智商欢呼。

风天逸在那三个空格一笔一划的写上白庭君这三个字,从未有过的认真。

这三个字所代表的人,是风天逸一声的羁绊。这是风天逸上一世最后才明白的事情。

匣子停止了晃动,内部也安静了下来。

沧海桑田,世事变迁。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要跟着你。

锁掉在了桌上,匣子慢慢打开。最上面的是一本书,《九州人族史》。风天逸将它慢慢的拿出来,书保存的很好,看来之前的自己对这本书十分重视。但是其他东西却吸引了风天逸的视线,那是一串手链,和一本类似日记的册子。

“这红豆手链,不是上一世庭君送给丫头的吗?怎么,在我这里。”

而风天逸接下来打开的日记才让他更加惊讶。

 

星流5009年 建辰初三

今天有人族来南羽都,听说是来与父皇和谈的。人族的眼珠子跟羽人的不一样,黑色的,一点都不好看。

 

……

 

星流5009年 建未初五

今天跟雨瞳木他们出去玩,救了个人族小孩儿。他的眼珠子也是黑色的,但是为什么他那么好看呢?就像父皇带我出去打猎时遇到的小鹿。他想跟我做朋友,我到底该不该答应呢?

 

星流5009年 建未初六

我答应了他,不是因为他长得好看,绝对不是!他说他叫白庭君,是人族太子。哦,我也是羽族太子,好巧。

 

星流5009建未十三

跟庭君一起玩了几天,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他了。他问我是谁,我该怎么说?

 

星流5009年 建未十七

我想了好几天,决定还是不告诉他我的真实身份。我怕他会不理我。我告诉他我叫风逸君。嗯。他相信了,真好骗。

 

星流5009年 建亥初三

他已经好几天没去那个地方等我了,他是不是不想和我玩了?母皇说过,遇到喜欢的东西一定要好好把握。我可以娶庭君做新娘子吗?这样他就不会离开我了,是吧?

 

……

风天逸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太复杂了。

原来自己还是星流花神的命定恋人,但是这次星流花神变成了庭君,难道这一世他们也注定不能相爱吗?难道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也只不过是看他的笑话吗?

风天逸放下手中的日记,缓缓闭上眼睛。无边的黑暗中有一束光,那么耀眼,那么令他渴求。

“我不管!这辈子,白庭君都休想摆脱我!老天你既然要看我笑话,那我就让你看点不一样的!”风天逸恨恨地睁开双眼,眼里多了几分坚定,更多的却是无法遮掩的悲伤。

评论(7)
热度(40)

© 沈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