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ll be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line.

浮生如梦【风白/逸君,重生】

人族太子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痛欲裂,自己被一个人紧锢在怀中,眼前是一片白色的亵衣。那人身上的冷香不断地挑拨着白庭君的神经,一把推开抱着自己的人,坐了起来,“风天逸!”

羽族皇帝闭着眼睛把刚刚坐起来的人拉了下来,再次手脚并用缠上对方,“乖!再睡会儿!”分明是还没睡醒的样子。

白庭君此时那条名为理智的神经彻彻底底地断了,一脚把风天逸踹下床,再次坐了起来,“我为什么在这里?!”

“白庭君!你发什么疯!”风天逸一下子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你难道不记得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吗?”

“我……”白庭君拼了命地回忆着昨天所发生的一切,可所有的记忆都恰好截止在风天逸把酒坛递给自己的那一刻。

“啧,想不到堂堂人族太子,酒品居然差成这样。”风天逸走向桌子,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几口酒就大哭大闹,还要糖吃,不知道的以为是从哪个村落里跑出来的傻子。”

“你…你胡说!”白庭君现在也是心虚的,毕竟昨日与自己一块儿的只有风天逸,现在自己什么都忘了,风天逸想怎么诋毁自己,自己都无法反驳。

“本皇胡说?!不信你回头问问你们人族那个熊侍卫!昨晚上,不知道是谁拉着本皇的衣服,死皮赖脸不肯走,就为了要糖吃!”风天逸看着白庭君,一脸轻蔑。

“你……”白庭君指着风天逸,想说什么却又憋了回去。

“来人呐,给本皇准备沐浴更衣。顺便,把这个人族太子也给收拾收拾妥当!”风天逸说完就走了出去,只留下白庭君一脸郁结地坐在床上。

 

人族这边可算是闹翻了天,自家少主彻夜未归,众人担心地四处搜寻,最后却以熊侍卫传来消息不了了之。

熊侍卫说了,太子在羽族皇帝那儿,住一晚上。

哦,羽族皇帝,住一晚上。

这还不是拐骗?!

“这次不与羽族把这件事解决妥当!我方夜彦就跟羽族人姓!”方夜彦气得甩下一句狠话便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看来这次方侍卫是真的生气了。

于是,谁都没想到这句话后来真的成了事实,当然这是后话了。

羽族菁英四人组一进星辰阁的大堂就觉得气氛不大对劲,这大清早的,人族怎么个个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昨晚没睡好?

当然不是,人家是气的。

特别是方夜彦,死死盯着走进来的向从灵,恨不得把对方抽骨拔筋给吃了。向从灵一脸无辜,侧过头低声问向雨瞳木,“这大清早的,我也没惹他吧。话说主上吩咐我们让我们先来,这是为什么?”

“主上说了,人族太子昨日睡得有点晚,必须给他一个安稳充足的睡眠,不然第二日容易头痛,于是准备陪人族太子一起再睡会儿。”雨瞳木嘴上说着,眼睛可一点都没闲着,把人族一个个再瞪回去,比眼大啊?

“可是这晨会马上就开始了,再不来,可算是迟到了,到时候罚抄阁经苦的还是我们啊!”月云奇一脸哀伤,有个不省事主上的苦有谁懂啊。

“唉,我们不就是为主上做牛做马的嘛!四个人一百遍,很快的很快的!”杜若飞拍拍月云奇的肩膀,安慰道。

正说着,星印池星郁飞师父便从内阁走了出来,“晨会现在开始,有谁还没到的吗?”

人族羽族一片寂静,看着两族前空荡荡的位置,星印池就明白谁没到了,“风天逸和白庭君呢?”

“……”还是一片寂静。

“怎么,平日不是都挺能言会道的吗?”星印池看着台下一个个嘴闭得严严实实的徒弟,一脸无奈。

“禀师父,少主……”方夜彦抱拳向前一步,正准备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时就被大门推开的声音给打断了。

从大门堂而皇之走进来的,正是迟到的两人,羽族的皇帝,人族的太子。

一路经过人族,看着人族脸上惊讶的神情,风天逸就止不住地得意。此时羽族的惊讶也不在人族之下,这人族太子,怎么穿着我羽族的服饰!

星印池看着一脸得意的风天逸和一脸郁卒的白庭君,再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又犯病了。特别是白庭君身上的服饰,这可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羽族服饰啊!一般人可能不知道,但我星印池可算是见过世面的,这可是羽族皇室的服饰,还有这尺寸,这长度,说不是量身定制的鬼都不信。

星郁飞看着一脸见了鬼的师兄,勉强保持镇静,缓缓开口,“……你们两人,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师父有所不知,昨日本皇与庭君把酒言欢,把过往的一切矛盾都给化解了。庭君不胜酒力,有些醉了,本皇便将庭君带回风烟渡,好好照顾了一晚上。”风天逸一字一句说得像模像样。听的人可是个个目瞪口呆,这,亲密的都不叫姓,直呼名了?

“你……庭君庭君的什么啊!我什么时候和你这么亲密了!”白庭君听着那人一声一声庭君叫的开心,心里的怒火可是翻了天,脸上还不自觉地染上些绯红。

“庭君,昨晚的一切,你忘了,我可没忘。”风天逸歪了歪头,冲白庭君笑了笑,竟有了几分少年该有的样子。

“……”星辰阁的大堂里一片死寂。

“……今日晨会就此结束,散会!”星郁飞拉着还没缓过来的师兄匆匆离开了星辰阁大堂。

而大堂里的人族羽族可是吵得好不热闹。“羽皇陛下,殊不知,我族太子昨日被您带走后,是怎么喝上酒的?”方夜彦向前一步,盯着风天逸。

“本皇与庭君有事要谈,喝喝酒谈谈心,没什么不正常。”

“可人族有禁令,人族未满十八都不可饮酒。羽族没这规矩,所以羽皇陛下才如此。可我们人族可不是。”

向从灵简直想把对面嚣张的人给好好治治,什么叫没这规矩,羽皇才如此,这不是变着法儿说我们主上没规矩吗?!

风天逸面不改色,“可这酒,本皇也没逼着庭君喝,庭君可是自愿的。”

方夜彦看着一脸得意的风天逸,再看看自家明显什么都忘了少主,便知道今天这口恶气算是出不了了。“那请羽皇陛下,以后可别再拿酒给少主喝了。毕竟,少主不,胜,酒,力!”

“这酒拿不拿是我的事,喝不喝可是你家少主的事,有什么教诲,就对你家少主说吧。本皇可没有时间跟你说废话。”风天逸说罢便走了,临走前还不忘给白庭君投去个得意的眼神。

虽然现在他很想与庭君一起,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需要知道如今这一世,所有关于他,关于白庭君的一切。

 

                                                                                                                

评论(9)
热度(50)
  1. Marchofmoraviathesecond沈长安 转载了此文字
    风白/逸君 - time travel to when FTY was 16. Cute. Sir

© 沈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