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ll be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line.

浮生如梦【风白/逸君,重生】

风天逸背着白庭君悠闲地走回风烟渡的时候,暮色已经降临,风烟渡灯火通明,羽族菁英会的几个人在门口徘徊着。而风烟渡四周都是人族的侍卫,个个都如临大敌,时时刻刻都准备冲进去一般。

“主上,您可算回来了!您要是再不回来,人族就要进攻风烟渡了!”雨瞳木简直快急疯了,自家主上把人族太子不知道拐到哪儿去,过了几个时辰都没有音讯。人族又多疑,差点以‘羽族皇帝暗中杀害人族太子’为由,向风烟渡强行搜查。

“羽皇陛下,我受女皇的命令,将我族太子带回霜城。请羽皇陛下还是将太子交给我们较好。”熊棠对风天逸行了个礼,眼里却是滔天怒火。

“哦?女皇的命令?那确实得服从。但,我愿意放下白庭君,也看他愿不愿意跟你们走了。”风天逸弯起嘴角,他这也是赌,赌白庭君愿不愿意留下来,虽然那人还醉着,但毕竟他还没吃到“糖”呢。

风天逸将背上的白庭君轻轻放下来,一旁的人族侍卫连忙上前扶着太子退回人族中。白庭君刚才还安安静静的,突然就发起酒疯来。“糖!我的糖呢!本太子的糖呢!”醉醺醺的人挥开扶着的侍卫,摇摇晃晃地走向风天逸,一把扯住风天逸的衣领,“就是你!说好的糖呢!又骗我!”

“太子!我们先回霜城!霜城有很多很多糖!太子!”熊棠看着太子又走进羽族的领地,不由上前一步,却被射在足尖前的箭生生拦住。

白庭君回过头,眯着眼睛盯着熊棠,“不!你肯定也骗我!今天本太子吃不到糖,就,不,走,了!”说罢拽着风天逸的衣领就一起坐在地上不肯起来。

“你看,这可不是我不让你们人族太子走,是他自己不肯走的。要不,告诉你们白女皇,本皇今天就屈尊照顾白庭君一夜。如何?”风天逸抓住衣领上的手,向左倾斜,透过白庭君向熊棠露出个为难的表情。

熊棠看着坐在地上只留给自己一个背影的太子,只好咽下这口怒气,摆出公式化的表情,“那就,有劳羽皇陛下了。走!”

看着人族侍卫离开时负气的样子,风天逸就忍不住笑出声来,却感觉衣领上手的力度变大了,低头看着对方一脸“你今天不给我糖你就看着办吧”的表情,更是觉得好笑,大笑起来。

羽族菁英会刚刚躲过一场战役,偷偷抹了把汗,心还没完全放下来,就听见自家主上的笑声,实在是……惊悚啊!惊悚!

向从灵挠了挠头,“主上,这人族太子…怎么办?”

“叫厨子准备几碟子糖,会做什么就做什么,做好了送到我房间去。”说完风天逸就就着白庭君拽着自己领子这个动作打横把对方抱起来就往自己房间走,一点儿都不拖泥带水。只留下身后惊呆的众人。

“主上什么时候和人族太子关系这么好了?”

“也就今天的事儿吧!今天主上醒来时就不大对劲儿了!”

“难道是人族给我们主上下蛊了?”

“啧,有可能,那我们该怎么救主上?”

“我觉得吧……”

风天逸听着身后越来越无厘头的对话,转过身露出个笑容,“怎么?没听懂我刚刚说的话吗?还不快去!”

明明是笑容,却生生笑得众人身上寒毛直立,“是是是!主上我们这就去!这就去!”

风天逸看着几个人落荒而逃的样子,翻了个白眼,“这还差不多。”低头看着怀中的人,“白庭君啊白庭君,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留下的。”

纵然白庭君不肯松手,那风天逸也没办法强制将对方扯下来。就着这个姿势,风天逸坐在床上,白庭君则坐在风天逸大腿上。[嗯,这姿势不错。]

“糖呢?糖呢!”白庭君现在就记挂着风天逸答应给他的糖。

“糖马上就来。”风天逸捏捏白庭君的脸,[啧,都没有什么肉,这人怎么这么瘦。]

“……”

“庭君啊,你觉得…羽族皇帝怎么样?”风天逸清清嗓子,问出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自己上一世就没敢问,这一世恰好白庭君喝醉了,即使问了,他也记不清。

“羽族皇帝?羽族皇帝…风天逸么!”

“嗯,对,就是风天逸。”

“坏蛋啊,就是坏蛋!明明一开始就没有惹他,为什么要总是欺负我!骄傲自大!总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而且还做错了事情还不肯承认啊!看上去那么好看的人怎么这个性子!超超超超超级讨厌!”白庭君此时就像被欺负的小孩儿跟大人倾诉委屈一样,另一只手还不老实,伸出食指,到处指指指,不知道指着哪里。

“……那,他有没有好的地方?”风天逸不死心,他堂堂羽皇怎么可能在这个人心里就全是缺点。

“嗯……有。”

“什么?”

“我八岁那年他救过我。”

“八岁那年?”

“嗯……”

“他怎么救你了?”

据他所知,八岁那年是易茯苓与白庭君相识的时候。

“嗯……我的糖呢!糖!”白庭君不肯说了,又开始要起他的糖。

“好好好,糖!糖呢!”风天逸冲门外喊着。

早就在门外等候多时的羽族菁英四人组一人端着一碟子糖进了房间,排成一排。糖的香气让白庭君松开了风天逸的衣领,向糖走去。

“行了,你们把糖放桌子上就下去吧。”

“是!”

风天逸看着拿着糖吃得开心的白庭君,自己也不由得笑起来。他走向白庭君,坐在白庭君旁边的凳子上,一手撑着下颚,一手梳理着对方的发丝,“怎么,好吃吗?”

“嗯嗯嗯!”

风天逸又为白庭君倒了杯水,“吃完记得漱漱口。”

“好!”

“那吃完就睡觉好不好?”

“好!”

风天逸就这么看着,也满足的不得了。

 

上一世错过的,这一世他要全部都补回来。

TBC

————————————————————————————————————————

这里羽皇的年龄设定是16,太子的年龄设定是15。都可以算是少年了。(笑)

评论(3)
热度(29)

© 沈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