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ll be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line.

浮生如梦【风白/逸君,重生】

“白庭君!”羽族皇帝跟在人族太子后面还是一副着急可怜的样子,不了解情况的弟子们还以为白庭君欺负了风天逸。

“天啊!你们人族走路都那么快的吗?”风天逸即使加快脚步也跟不上前面那个恨不得立马消失在自己面前的人。

“风天逸!你别跟着我!”白庭君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后面这个不要脸的人。面对冷嘲热讽的风天逸,白庭君还可以装作没听见或者时不时地回击,但是面对这么不要脸的风天逸,白庭君实在是没有办法。

“我为什么不能跟着你?星辰阁是你们人族的吗?这星辰阁我羽皇想跟着谁就跟着谁!”风天逸一边大步跟上,一边嘟嘟嚷嚷,“白庭君你等等我不行吗!”

白庭君简直都想回霜城了,可是一想到人族太子回霜城的理由居然是被羽族皇帝纠缠不清,白庭君就没有信心回去了。“你到底要干什么!”白庭君停下脚步,转身。

风天逸向羽族列祖列宗发誓,自己不是故意等白庭君转过身抱对方一个满怀的。但是,再给风天逸一次机会,他还是会选择抱住白庭君。[嗯。舒服。喜欢。]风天逸抱着白庭君死死不肯松手,一本满足。

“风天逸!你放手!”白庭君简直要疯了,为什么这个明明比自己还矮几公分的羽族皇帝力气这么大啊!母皇说好的羽族力气都很小,都很弱的呢!

“不放!除非你肯跟我好好谈一谈!”风天逸现在简直就像没有糖吃的小孩子,而且玩具也被抢了的那种。

“谁要跟你谈啊!”白庭君想要揍对方一顿,又怕这样会损坏两族的和平。纠结,纠结得让白庭君感觉自己就像麻花。

“不谈就不放手,反正本皇有的是时间。”风天逸撇了撇嘴,谁要放手啊,美人在怀,放手的就是白痴。

“好!谈!谈就谈!你先放手!”白庭君努力压制自己内心的怒气,不让自己一个激动出手。这个家伙抱就抱了,蹭什么啊!

“如果你反悔怎么办?本皇可不是好糊弄的。”风天逸简直想要在对方白玉般的颈侧印下一个个自己的痕迹。但是,太过着急容易把人吓跑,再等等。

“我发誓,我,人族太子,白庭君,若是反悔,就……就……”

“就,一辈子娶不到太子妃。”谁说你要娶太子妃了,你要当的可是羽族的皇后。

“好!”

“行,既然人族太子这么‘诚恳’,本皇也不是言而无信之人。”风天逸笑着松开了手臂,看着那人一下子推开自己,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瞪着自己。嗯,怎么跟鹿一般。

“你到底想谈什么?”白庭君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一本正经地提出疑问。

“啧,难道我们要站着说话吗?本皇可不想委屈自己。走,本皇带你去个地方。到那儿,我们,好,好,谈。”风天逸一把拽住白庭君就走。

才刚刚吵完的人族和羽族看见这个画面,好不容易维持了仅仅三分钟的和平就又崩溃了。

“你们羽族皇帝又来拐卖我们少主!到底是何居心!”方夜彦盯着向从灵,眼睛里简直要冒火。

“明明是你们人族太子拽着我们主上走的!谁知道你们人族太子是何居心!”向从灵毫不示弱,睁眼说瞎话开始反击。

“你们羽族不要欺人太甚!”方夜彦没想到对方看起来文质彬彬,实则这么无理。

“怎么?你们人族美貌比不上我们羽族,恼羞成怒了?”向从灵才不想承认他就是想看对方生气的样子。

“你!”

人族羽族再一次吵得不可开交,罪魁祸首却早就拉着另一个话题人物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要拉着我去哪儿?”

“又不会把你卖了,你这么担心干嘛?再说,即便是把你卖了,有谁要呢?”

“你!”白庭君实在不知道这么多欠揍的话是怎么从风天逸那张嘴里冒出来的。明明一开始见面,看起来很纯良(?)啊。

“喏。到了。”风天逸放开对方的手,却还贪恋那人手心的温暖。据他所知,蚀骨钉是从白庭君左手心种下的,可是刚刚自己拉住白庭君左手时,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疤痕。但是还是要仔细确认的好。他不想让那人再受一次蚀骨钉蚀骨噬心的痛苦。

“这是……星辰阁的后山?”

“是啊。这可是个好地方。”风天逸蹲在地上,埋头挖着什么东西。

这地方是上一世自己带易茯苓那个傻丫头来的,当时自己内心郁闷不已,以为自己是为易茯苓要成为太子妃而生气,后来才知道自己是为了白庭君要娶其他女人为妻而生气。也不知道那个时候谷玄师父埋下的酒,现在还在不在原处。

“你在找什么?”

“哈!找到了!”风天逸从那个坑里拎出一坛子酒,“这可是好酒,仙桃花叶,西荒酵母,东海原浆。这一坛,汇集了澜州大地至南至北的精华,可谓是人间极品啊!”

“你怎么会有这酒?”白庭君有点疑惑,毕竟风天逸也不像是嗜酒之人,怎会有这等好酒。

“不来一口吗?怕有毒?行,我先喝一口。”风天逸三两下将酒坛口的泥封扯下,就往嘴里倒,“嗯,果真是好酒!”

“风天逸,你把我拽来这儿不是要谈吗?说吧,你想要谈什么?”白庭君看着面前的人喝酒喝得不亦乐乎,想要尽快离开。

“白庭君,你不要那么扫兴嘛!来,喝一口,我们慢慢谈!喝一口!莫不是人族太子不会喝酒?”风天逸将酒坛递向白庭君,附赠一个嘲讽的笑容。

“我…我…喝就喝!”白庭君才不想承认自己不胜酒力。人族太子连酒都不怎么喝,说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白庭君接过酒坛,仰首就是一大口。

“喂!白庭君!这酒后劲很大的!你慢点喝!”风天逸看着对方像是几辈子没喝过酒似的一下子喝了几大口,抢过酒坛。“你居然一下子喝了一半!你有没有脑子啊!”

“嗝…怎么了嘛…喝你一点酒…你…你就说我…果…果然最讨厌的…就是你了…”此时的白庭君脸颊微红,嘴里却已经吐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了。

“白庭君?呵,人族太子酒量可真差啊!”

“都…都是你…从小就欺负我…嗝…最…最坏的就是你了…”白庭君现在就跟小孩儿似的,坐在地上一本正经地指着风天逸控诉他的罪行,实在是可爱的不行。

风天逸蹲下身,捏捏白庭君的脸,“庭君啊!我问你件事情,你乖乖告诉我,等会儿我给你糖吃好不好?”

白庭君此时醉眼朦胧,半醉半醒地点了点头。

“你这耳后的紫色印记,是出生时就有的吗?”风天逸问的时候顺便吃吃豆腐,摸摸白庭君的颈侧。[嗯,手感不错。]

“啊?哦,嗯。母皇…母皇说我出生时有一朵花…飘进来…母皇说…说是吉兆…”白庭君挠挠耳后的皮肤,抬起头笑嘻嘻地看着风天逸,“你好好看啊!”

“是吗?”风天逸的手仍停留在白庭君的颈侧,不断地抚摩着,“那你认识易茯苓吗?”

“易…易夫铃?不…不知道…你说好给我吃糖的!”白庭君一下子打掉风天逸还留在自己颈上的手,“我要吃糖!糖!糖!”

“好好好!那你把左手伸出来好不好?”

“嗯!”

风天逸看着那人乖乖伸出的左手心并没有蚀骨钉留下的疤痕不禁松了口气。[万一在另外一只手上怎么办?]

“右手呢?”

“喏。”

乖乖的像鹿一样的白庭君简直不要太可爱。看看右手,也没有,看来重来一世,有些事情确实变化了。

“糖呢!我的糖呢!”白庭君气呼呼地望着风天逸。

“来,我背你回去好不好,回去就有糖了。”风天逸的语气简直就像在诱骗小朋友一样,堂堂羽皇要是被人看见这个样子,那真是……

“真的?”

“真的!”

“好!”白庭君乖乖爬上风天逸的背,双手勾住风天逸,像是找到什么舒服的东西一样,白庭君甚至蹭了蹭风天逸的背。

[喝醉酒的白庭君不要太可爱!]风天逸背着白庭君慢悠悠地走在回星辰阁的路上,“怎么堂堂人族太子居然这么轻,空长了那么高的个子了。”

背上的人只是小声嘟囔了几句就没有动静了,只剩下呼吸声响在风天逸的耳畔。

“傻瓜。”风天逸笑着摇了摇头,将白庭君向上托了托。

 

白庭君,我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住进你的心里。

TBC

评论(11)
热度(51)

© 沈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