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ll be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line.

浮生如梦【风白/逸君,重生】

当风天逸再次醒来时发现有一些不对劲,他所躺的地方的装饰,不是羽族的皇宫,而是他16岁时在星辰阁学习时所住的房间。

“主上!你可算是醒了!马上可就是星辰阁一年一度的七星灯祈福仪式了!”向从灵跪在床边,一脸着急。

“从…从灵?”风天逸有点发懵,毕竟看到已经死了的人现在活生生地在你面前。

“主上,您怎么了?哦!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把您昨天的吩咐都办好了!”雨瞳木笑嘻嘻地看着风天逸,一脸骄傲。

“吩咐?什么吩咐?”风天逸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的不记得当初自己的吩咐是什么了。

“就是您让我们把七星灯的链条割断一点,到时候人族太子点亮七星灯的时候就会……主上主上!您去哪儿?”月云奇看着羽皇匆匆离开的背影,“你们还愣着干嘛!快跟上去!”

“主上!主上!”四人匆匆跟上,前往星辰阁大堂。

[该死!我现在都已经16了!那么,白庭君一定已经遇上了机枢,蚀骨钉也一定种下了!]风天逸快步向星辰阁大堂走去,他现在已经等不及看到白庭君了,那个还是人族太子,还没有对一切都充满仇恨的白庭君。

“两族的和平迄今只有百年。我星印池,作为这一代星辰阁主,愿倾尽一生之力,延续澜州的和平安康。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七星灯祈福仪式,会在人族和羽族中,选出两位代表上台比武。获胜者将有资格点燃七星灯。下面有请人族太子白庭君。羽族皇帝风天逸,风天逸,风天逸!”

星辰阁的大门忽的被推开,羽族皇帝风天逸逆着光站在门口,“师傅,恕徒儿来晚了。”

白庭君侧过头,用眼角的余光悄悄看着风天逸。[这羽族皇帝又迟到了。]

“罢了,快进来吧!”星印池也拿风天逸没办法,这祖宗来了就不错了。

“师父!”羽族菁英会的四人这时也到了。

“都快点进来!”

“……”

“师父,即是要维护和平,又为何要比武呢?师父的用意我不懂,大庭广众之下斗些拳脚功夫,终究还是上不得台面。羽族之皇与人族太子当真要一较高下,应该是在战场上。”风天逸笑着看着右侧的白庭君,终于又看见你了。[真一较高下,我想还是在床上比较靠谱。]

星印池有点头疼,这羽族皇帝消停会儿不行吗?“那风天逸,你想要如何呢?”

“我想把这次点亮七星灯的光荣使命让给太子殿下。”风天逸微微侧身,向白庭君投去一个温柔似水的笑容。

“风天逸,你在搞什么鬼?”白庭君有点莫名其妙,这羽族皇帝可是什么都要跟他争一下,今天这么反常一定有鬼。

“启禀师父,徒儿并无他意,只是这和平的要义不就是一个‘让’字吗?况且白庭君确实在各方面都比我优秀地多。”

此时台下的羽族菁英会四人都惊讶地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这还是自己认识的主上吗?明明昨天还在絮絮叨叨说着人族太子的不好,怎么今天就突然这样了?就算是讽刺,真心的成分也太多了吧。

[因为我要英雄救美啊。]羽皇摸摸下巴,嘴角上扬,既然再来一次,不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怎么对得起重来的一生。

“既然这样,那就让白庭君点燃七星灯吧。”

“人族太子白庭君日表英奇,天资粹美,幼承庭训,德行温良,今代表星辰阁上下,点燃七星灯,为澜州大地祈福。愿年年风调雨顺,两族和平安康。”

再一次听到师父这么赞美白庭君,风天逸有点恍惚,记得当时自己心里满满都是不屑,认为那不过是人族太子装出来的样子,经历那么多,他才知道原来那些赞美的词汇,都是对白庭君最好的概括。只是他没有注意到而已。

所以当看到白庭君一脸惊讶地随着七星灯一起坠落时,风天逸没有像上一世一样用鞭子勾住七星灯与白庭君一起扛住七星灯。风天逸抽出鞭子把此时脑子一片空白的白庭君勾了过来,抱住那人的腰。[好细!]这是风天逸当时唯一的想法。那人淡淡的熏香味道争先恐后地涌入鼻腔,占据风天逸的意识。风天逸轻轻靠在对方的右肩上,闻着那人的味道,失而复得的感觉让他不由抱紧了白庭君。他不能再放手,这一世,他要紧紧捆住这个人,不管用什么方法,付出什么代价。

“轰哐……”七星灯砸在地上,虽然没有什么毁坏,还是让两位师父紧张了一下。再看台下的徒儿们下巴都仿佛掉在地上,并且捡不起来那种,发生了什么?顺着徒儿们的眼光看去,星印池觉得要不就是自己今天眼睛不正常,要么就是自己疯了。

风天逸居然抱着白庭君??而且居然还很享受的样子?!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庭君此时也是有点懵,自己刚才还在与七星灯一起准备摔在地上,现在为什么在风天逸的怀里?而且为什么自己并不排斥?明明自己有很严重的洁癖,非常讨厌他人的触碰。

“风天逸!你在干什么!”白庭君恼怒地推开风天逸,可是再愤怒的语气配上羞涩的红色脸颊,还是没有任何威慑力的。

“白庭君,我只是怕你受伤而已。万一你有什么好歹,星辰阁也无法向你母皇交代。”风天逸一本正经,搬出星辰阁当做挡箭牌。

只是刚才自己在白庭君耳后看见的紫色印记,是星流花神托世的印记。为什么会在白庭君身上?难道白庭君是这一世星流花神的托世?那丫头呢?她又是谁?

一连串的疑问在风天逸的脑子里吵吵嚷嚷。

“风天逸!”白庭君只能瞪着风天逸,却没有办法指责他,毕竟对方救了自己。但是今天风天逸太反常了。 

“嗯?怎么了?”风天逸柔声回应,温柔的所有人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完了完了,主上这是怎么了?”雨瞳木捂住自己的双眼,岔开指缝,透过缝隙偷偷观察风天逸的举动。

“我……我也不知道啊!”向从灵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此刻自己的心情。

而此时人族的内心也像炸开了的烟花,“诶?所以我们少主是被吃豆腐了吗?”

“这简直就是耍流氓!”方夜彦气愤地想要拔剑与羽族好好打一次。

“你们少主才是耍流氓呢!我们主上美貌非凡,何须吃你们少主豆腐!”

“你!”

“够了!既然七星灯已然毁坏,今日的祈福仪式只好取消。都下去吧!”星印池觉得自己要去师叔哪里疗疗伤。

“是。”羽族人族齐声回应,却互相盯着对方,恨不得把对方吃了。

 白庭君躲着风天逸的眼神,匆匆离开。风天逸怎么会放过任何可以与白庭君独处的机会,也亦步亦趋跟了上去。

只留下大堂里的人族羽族激烈争论到底是谁吃了谁豆腐这件事情。


评论(13)
热度(52)

© 沈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