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ll be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line.

浮生如梦【风白/逸君,重生】

本文素材来自电视剧《九州天空城》。

第一次写风白/逸君的文章,难免有点错误,希望大家可以指正。

会OOC,一定 HE。

-————————————————————————————————

 零

“嘭!”新建成的天空城再次崩塌燃烧,风天逸拥着已然晕过去的易茯苓,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身后的羽翼更是残缺不全。白庭君看着眼前的一切,忍不住大笑起来,一滴眼泪顺着左侧脸颊缓缓流下。

“母皇!是孩儿不孝!终究不能完成您的夙愿!”白庭君蓦地跪在地上,声音沉重地让风天逸不觉心疼起那人。

“白庭君!你还有机会!丫头还把你当作她的庭君哥哥!告诉本皇出口!我们一起出去!”风天逸望着背后就是滔天大火的人族皇帝,不觉减少了拥抱易茯苓的力度。

“风天逸,你仍旧不懂我的心思。”白庭君抬起头,痴痴望着对面的人,像想到了什么,白庭君移开目光,“罢了罢了。这一世,终究还是错过了。”

“白庭君!这里就要塌了!”

“风天逸,苓儿就托你照顾了。”白庭君扯起嘴角,“也要好好照顾你自己。”

“白庭君!你要干什么!”风天逸像是领悟到什么,即将失去什么的感觉蓦然涌上心头。

下一秒,风天逸与易茯苓已经被蓝色的球形屏障笼罩起来,缓缓升起。风天逸瞪大眼睛,望着离他越来越远的白庭君。看着那人苍白的脸色,和嘴里涌出的越来越多的鲜血,他仿佛明白了一些事情。

这个屏障,是白庭君以自己的生命为源动力,他在屏障就在,他亡屏障就会消失。

“白庭君!”风天逸此时也是身受重伤,只能无能为力地向下望着,看着那人离自己越来越远,直到变成小小的一个黑点,融入赤色的火焰中。

风天逸能够听见那人痛苦的嘶喊声,能够看见越来越脆弱的屏障。

“不要……不要……”风天逸觉得有什么从脸侧留下,原来不知不觉间,他早已泪流满面。

当风天逸与易茯苓平安到达地面时,苦苦支撑了许久的屏障终究支离破碎,化为点点亮光消失殆尽。

风天逸将易茯苓轻轻放在地上,他不相信白庭君就这么死了,他要去找到那个混蛋,去打他一顿,让他明白之前他所做的,他都可以原谅。

风天逸朝着出来的方向艰难地走了几步,“白庭君,你还没有与本皇好好打一架你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

风天逸的意识终于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陷入黑暗。

当羽族的援军赶来时,只看见羽皇和皇后昏迷着。羽皇却仿佛还在寻找什么,手向着某个地方伸去。雨瞳木望着羽皇手伸向的地方,却只能看见一片废墟。

风天逸已经昏迷了四天四夜了。羽族的御医早已将风天逸的伤用各种名贵的药所医好,按道理,风天逸早就该醒来了。

“皇上或许是执着于梦境,不愿醒来。”

易茯苓站在一旁,听着御医告诉自己的情况,望向躺在床上的人,皱了皱眉。

而此时的风天逸确实困于梦境。那地方一片黑暗,忽然的亮光引诱着他缓缓跟过去。

“风天逸!”顺着声音望过去,“白庭君?”

“风天逸!”对面的人微笑着,脸上没有那丑陋的面具,眼神也没有后来满满的冷漠与敌意。他还是人族太子,白庭君。

“白庭君!你没死啊!那还不跟我走!”风天逸一把扯过那人手腕,就要拉着他走。

“风天逸…风天逸…”白庭君轻轻念着这个名字,像是要记住什么。

“怎么了?”风天逸回头,却见不到刚刚那个还眉眼弯弯的白庭君。而自己手里只剩下一团空气。

“我要走了…你会想我吗,风天逸?”白庭君一步一步远离他,脸上仍是那个笑容。

“……”

“快点醒过来吧,傻子。”当最后一点亮光消失,躺在床上的风天逸也睁开了眼睛。

“白庭君!”

“主上!您总算醒了!我们都要担心死了!我现在就去找黄大人!”雨瞳木兴奋地赶忙去请御医。

这时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风天逸和易茯苓两个人。

“你……”

“你……”

“你先说吧。”风天逸微微直起身子。

“你刚刚醒来的时候喊着庭君哥哥的名字。”

“……”

“我原来以为你只是比较霸道,没想到你还蠢得可以。”

“???”

“是个人都看的出来你对我的喜欢更像是兄妹之间的爱而已。你只是在让某个人伤心。可却把一颗心赔上了。”

“……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不懂吗?庭君哥哥从一开始喜欢的就不是我而是你!风,天,逸!”易茯苓垂眼看向风天逸,“而你对他的喜欢,却从未意识到。”

风天逸此时脑子里一片混乱,[白庭君喜欢的是我?不是丫头?怎么可能?!明明他从一开始喜欢的就是丫头。那我一开始为什么会喜欢丫头?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你想让白庭君嫉妒,让他生气。]

“你的眼睛从来都注视着庭君哥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易茯苓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抽了抽鼻子,“庭君哥哥现在在哪儿?我和你一起去找他说个清楚!”

风天逸恍然领悟到自己失去了什么,不是一个对手,而是一个爱人,一个本应该陪自己度过接下来漫漫长路的人。

“他…他死了。”风天逸不知道用了多大力气才克制住自己声音的颤抖。

“什么?!”

风天逸只感觉气血攻心,悲伤与愤怒交杂着,他再次吐出一口鲜血,任由意识沉入黑暗。

“天逸!天逸,你怎么了天逸!天逸!”耳边易茯苓的呼唤也渐渐归于沉静。

[庭君,再来一世,我绝不负你。]


TBC

 


评论(14)
热度(37)

© 沈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