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ll be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line.

苏越 岁月

陵越视角
时光荏苒,不变的,不过是心中的那份景仰。
初见时不过是孩童,懵懂无知。只是师尊告诉自己,那是师弟,今后便由自己来照顾。
心中多出了,对那个白嫩孩子的照顾之情。
花出的心血,自己从未注意,不过是师弟师妹嫉妒的眼神告诉自己,自己的偏心。但覆水难收。一切是执念。
朔月,不仅是师弟的劫难,更是自己的。眉心朱砂鲜红如血,那人的苦,自己竟是无法分担。
看着那人控制煞气,伤害身体。心中的疼,丝丝蔓延。
自己下山除妖,结束后,马不停蹄的回了天墉城,不过是让那人安心,却得知那人私自下山的消息。
他们说,屠苏杀了肇临。自己是如何都不会信的。只是担心那人安危。
他下山,看到那人有了朋友,欧阳少恭,方兰生,襄铃,还有会叫他苏苏的风晴雪。原来自己的担心,本就是多余。
他想带那人回天墉城,共同的家。从未想过被师弟拒绝,心中的疼更是不可名状。
风晴雪说,苏苏不愿与你回去。方兰生说,屠苏在天墉城不快乐…原来,师兄的所作所为,并没有改变屠苏啊。
那日,听见你说的话,忽然觉得自己做的根本就是一厢情愿。那人本就不记得,做了,又有何意义。
你立了三年之约。我笑着答应,心中苦涩。
回了天墉城,孤身一人。被掌教真人处罚也欣然接受。房间空空荡荡。没有你。
三年悄然而过,我已是掌门。你却仍未回来。
渐渐的,连自己都不知道等了多久。
芙蕖劝我放下,我只笑笑。
终于,我坚持不下去了。倚着桃树,慢慢阖眼。意识消散时,耳边仍是你喊的师兄。看。我还是放不下你,即使要死了。


天墉城掌门陵越,仙逝,未能成仙。执剑长老之位,空着。


又是若干年后,又有一名冷漠男子来到天墉城。黑红衣衬得那人眉眼如画。
芙蕖长老出来看见那人后,便是一巴掌。众弟子皆惊。芙蕖长老再生气,却从未打过人。这人…究竟是何来历。
芙蕖指着那男子,泪水盈眶,手指微微颤抖,“此人,就是你们的执剑长老,百,里,屠,苏!”最后四个字,更是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屠苏像是没有听见,看着芙蕖,“师兄呢?”
芙蕖抹去泪滴,笑,满是苦涩。“师兄?我带你去找他!”
屠苏乖乖跟着,看见那人墓碑时,仿佛有一双手,压着他,直直跪了下去。芙蕖指着墓碑,哽咽“那,便是师兄。”满是震惊,“不可能…不可能…”
芙蕖指着百里屠苏,一字一句皆是满满的痛心。“你可知,师兄回来,便不曾笑过?你说的话,当时我皆是听见。你说天墉城都待你为怪物,没人关心你,那么师兄算什么?你说少恭晴雪待你好,那师兄待你不好?百里屠苏,这辈子,你欠的最多的,只有师兄!”说完便转身离开,泪水滴了一路。
屠苏望着墓碑,久久跪着。抱着头,长啸,皆是痛苦。


手中虽执剑,仍需天意成全。

评论

© 沈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