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ll be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line.

浮生如梦【风白/逸君,重生】

对于这么多天的消失非常不好意思,因为一些学习上的问题。当然还有我自身的懒癌在不断拉扯着我。我还是这么慢吞吞地憋出一章。过渡章写的垃圾的不行,希望不要辣到你们的眼睛。毕竟我自己被辣到了。我以后会尽量常更。Maybe。

 

 

风天逸急匆匆地回了南羽都,没有通知皇叔,因为他知道自己不管做了什么,皇叔总会知道。自己上一世没有早一点领悟到皇叔的良苦用心,以为皇叔与雪凛狼狈为奸,然而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他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蠢。以前有多么地恨,如今就有多么地悔。

然而这一世不一样了,上天给了自己又一次的机会,太多的遗憾与离别,这一世,风天逸绝不会再让它重演。

然而风天逸回...

浮生如梦【风白/逸君,重生】

人族太子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痛欲裂,自己被一个人紧锢在怀中,眼前是一片白色的亵衣。那人身上的冷香不断地挑拨着白庭君的神经,一把推开抱着自己的人,坐了起来,“风天逸!”

羽族皇帝闭着眼睛把刚刚坐起来的人拉了下来,再次手脚并用缠上对方,“乖!再睡会儿!”分明是还没睡醒的样子。

白庭君此时那条名为理智的神经彻彻底底地断了,一脚把风天逸踹下床,再次坐了起来,“我为什么在这里?!”

“白庭君!你发什么疯!”风天逸一下子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你难道不记得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吗?”

“我……”白庭君拼了命地回忆着昨天所发生的一切,可所有的记忆都恰好截止在风天逸把酒坛递给自己的那一刻。

“...

看完结局感受。

我不是个会煽情的人。所以也说不出什么来。

最后的结局我看的那叫个掏心挖肺(形容)的。

万万没想到,最后杀死太子的居然是羽皇。

Excuse me???

哦,太子是被羽皇插(?)死的。

。。。

呸,我不接受这个结局!

原以为故事到这里就应该over了。但是,被你猜到剧情的电视剧怎么对得起它的编剧?

嗯?于是苦逼地让人想要骂人的结局继续了。

羽皇孤独到白头,太子和易茯苓的转世却开开心心地在一起了。

。。。

Excuse me???

难道羽皇不是男主吗?女主就算死了为啥来世跟男二在一起了?

呸,我唾弃这个结局!

所以一开始让羽皇爱上易茯苓是为啥?啊?是为啥?

我对这个剧...

浮生如梦【风白/逸君,重生】

风天逸背着白庭君悠闲地走回风烟渡的时候,暮色已经降临,风烟渡灯火通明,羽族菁英会的几个人在门口徘徊着。而风烟渡四周都是人族的侍卫,个个都如临大敌,时时刻刻都准备冲进去一般。

“主上,您可算回来了!您要是再不回来,人族就要进攻风烟渡了!”雨瞳木简直快急疯了,自家主上把人族太子不知道拐到哪儿去,过了几个时辰都没有音讯。人族又多疑,差点以‘羽族皇帝暗中杀害人族太子’为由,向风烟渡强行搜查。

“羽皇陛下,我受女皇的命令,将我族太子带回霜城。请羽皇陛下还是将太子交给我们较好。”熊棠对风天逸行了个礼,眼里却是滔天怒火。

“哦?女皇的命令?那确实得服从。但,我愿意放下白庭君,也看他愿不愿意跟你们...

浮生如梦【风白/逸君,重生】

“白庭君!”羽族皇帝跟在人族太子后面还是一副着急可怜的样子,不了解情况的弟子们还以为白庭君欺负了风天逸。

“天啊!你们人族走路都那么快的吗?”风天逸即使加快脚步也跟不上前面那个恨不得立马消失在自己面前的人。

“风天逸!你别跟着我!”白庭君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后面这个不要脸的人。面对冷嘲热讽的风天逸,白庭君还可以装作没听见或者时不时地回击,但是面对这么不要脸的风天逸,白庭君实在是没有办法。

“我为什么不能跟着你?星辰阁是你们人族的吗?这星辰阁我羽皇想跟着谁就跟着谁!”风天逸一边大步跟上,一边嘟嘟嚷嚷,“白庭君你等等我不行吗!”

白庭君简直都想回霜城了,可是一想到人族太子回霜城的理...

浮生如梦【风白/逸君,重生】

当风天逸再次醒来时发现有一些不对劲,他所躺的地方的装饰,不是羽族的皇宫,而是他16岁时在星辰阁学习时所住的房间。

“主上!你可算是醒了!马上可就是星辰阁一年一度的七星灯祈福仪式了!”向从灵跪在床边,一脸着急。

“从…从灵?”风天逸有点发懵,毕竟看到已经死了的人现在活生生地在你面前。

“主上,您怎么了?哦!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把您昨天的吩咐都办好了!”雨瞳木笑嘻嘻地看着风天逸,一脸骄傲。

“吩咐?什么吩咐?”风天逸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的不记得当初自己的吩咐是什么了。

“就是您让我们把七星灯的链条割断一点,到时候人族太子点亮七星灯的时候就会……主上主上!您去哪儿?”月云奇看着羽皇匆匆离...

浮生如梦【风白/逸君,重生】

本文素材来自电视剧《九州天空城》。

第一次写风白/逸君的文章,难免有点错误,希望大家可以指正。

会OOC,一定 HE。

-————————————————————————————————

 零

“嘭!”新建成的天空城再次崩塌燃烧,风天逸拥着已然晕过去的易茯苓,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身后的羽翼更是残缺不全。白庭君看着眼前的一切,忍不住大笑起来,一滴眼泪顺着左侧脸颊缓缓流下。

“母皇!是孩儿不孝!终究不能完成您的夙愿!”白庭君蓦地跪在地上,声音沉重地让风天逸不觉心疼起那人。

“白庭君!你还有机会!丫头还把你当作她的庭君哥哥!告诉本皇出口!我们一起出去!”风天逸望着背后就是滔天...

苏越 岁月

陵越视角
时光荏苒,不变的,不过是心中的那份景仰。
初见时不过是孩童,懵懂无知。只是师尊告诉自己,那是师弟,今后便由自己来照顾。
心中多出了,对那个白嫩孩子的照顾之情。
花出的心血,自己从未注意,不过是师弟师妹嫉妒的眼神告诉自己,自己的偏心。但覆水难收。一切是执念。
朔月,不仅是师弟的劫难,更是自己的。眉心朱砂鲜红如血,那人的苦,自己竟是无法分担。
看着那人控制煞气,伤害身体。心中的疼,丝丝蔓延。
自己下山除妖,结束后,马不停蹄的回了天墉城,不过是让那人安心,却得知那人私自下山的消息。
他们说,屠苏杀了肇临。自己是如何都不会信的。只是担心那人安危。
他下山,看到那人有了朋友,欧阳少恭,方兰生,...

勋橙。。不喜勿看。

孤儿院的小孩都知道,有对兄弟。
他们很冷,不亲近任何人。
吴世勋有一次哭着问哥哥。
哥哥,妈妈为什么不要我们了?
吴亦凡摸着世勋的头,说,没关系,有哥哥在。
可是,哥哥也不在了。
自己,该怎么办。
那天,其他小孩都在一起玩。
只有吴世勋蹲在角落。
没人理他。
这时,旁边一个小男孩蹲了下来。
他勾起唇角,笑着。
猫咪般的唇角,带着一股慵懒与美丽。
他说话,轻轻柔柔。
你好,我是金钟大。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吴世勋没在意。
他觉得,朋友,不需要。自己一个人。足够。
可是,金钟大对他的好,不曾停止。
世勋呐,喝奶茶啊。
世勋呐,一起玩吧。
世勋呐。
世勋呐。
那一声声世勋打破了吴世勋自以为坚强的防线。
成人礼那天,吴世勋抱着金钟大,勾起唇角,邪...

这是我在贴吧里写的小短篇。不喜勿看。

开兴小故事
Kai和Lay在一起了。
Lay是个孝顺的儿子。
Lay的父母找过Kai,他们说,我希望我们的儿子可以结婚,生子,过上平平淡淡的生活。请你不要再去打扰他。
Kai没有说什么。
Lay的父母为他准备了相亲。
Kai看着Lay与那个女孩相谈甚欢的样子。很是放心。
张艺兴,你看,那个女生很温柔,很贤良淑德,你会很幸福的,对吗?
Kai笑着写下一段文字。
“叮叮…”短信铃声响起。确是带着悲伤的音调。
【Lay,或者是张艺兴。我想,我耽误你的太多了啊。你应该是孝顺的儿子,拥有美满的家庭,可是我不能给你。那个女生很好,看着你开心,我也放心了。张艺兴,要记得笑啊,酒窝真的很好看呢。我爱你。Kai...

© 沈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